巢湖都市在线
首页 > 科技资讯 > 正文

充电堆电缆:在不盈利的朝阳产业中吃肉

2018年,充电站行业和P2P行业一样,是当时资本市场上的两个深坑。在政策和补贴的刺激下,大量玩家纷纷进入圈马圈,盲目扩张以补贴为目的。推动电缆行业快速发展的循环资金,在恶性竞争环境下,行业迎来了洗牌,收费桩企业纷纷倒闭,关闭的公司占行业高峰的60%以上。相关行业受到了深刻的影响。

2020年,被纳入新基础设施的充电站再次推入风口,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的落地,这一未来规模或数万亿朝阳产业,市场的活跃是否意味着充气桩行业的春风已经到来,即将进入蓬勃发展阶段?

在充电桩行业仍有很多差距。

数据显示,到2020年9月,中国共有118.8万根可充电桩和606000根公共充电桩,其中包括350000根交流充电桩、255000根直流充电桩和488根交直流综合充电桩。

中国的加油站总数为120000座,而中国在其计划中提到,到2020年,计划车辆与堆积物的比例将达到1:1。全国推广的新能源汽车总数约为470万辆,目前堆积物的比例约为3.3辆,与原计划相比仍有很大差距。

收费桩按其分类也可分为私人桩、公共桩和特殊桩,公共桩所占比例仅为42%,不能满足市场需求,公共桩屏障所占比例相对较小,因此在收费桩中存在大量缺口。

根据研究机构的计算,2025年公共直流充电桩可达210万个,2030年可达750万个。

一方面,充电桩仍有很大差距,另一方面,有效的直流充电桩所占的比例不高,再加上政策的持续效益和推广,充电桩行业似乎具有巨大的市场规模和极高的市场预期。

但从充电站行业的基本角度来看,有线电视行业能否吃到肉也要打个招呼。

充电站是一个无利可图的朝阳产业

装料桩工业产业链短,可分为设备制造商、施工经营者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者三个环节。作为硬件供应商,设备制造商位于产业链的上游,负责生产充电设备和配电设备的各种部件。

作为以TOB为主要经营模式的制造业,收费桩的议价能力相对较弱,竞争对手较多,影响了收费桩企业的利润,此外,从收费桩的购买、场地租金、输电容量的扩大、运营管理、后续零部件的采购和维护等方面来看,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。

最重要的是充电器作为充电站的组成部分,成本很高,充电器的核心部件主要依靠进口,这也是充电桩成本高的原因。

从直流桩的成本构成来看,电缆占收费桩成本的5.4%。但资金很少,却总是在追逐风口的运行,巨人们纷纷加速进入该领域,同时也指出了有线电视公司的发展方向,无论充电桩行业能否在一战中成名。电缆行业的分红已经到来,中小型电缆制造商要想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分一杯羹,可能并不容易。因此,我们应该积极深入挖掘市场需求,针对市场痛点寻找适合自己的发展空间和合作伙伴。

上一篇:最大和最小型号的iPhone 12正在出售,摧毁了苹果的官方网站,它又缺货了。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热点资讯

热点关注